杜子德:如果我们发现安全威胁,我们也可以封杀
2012-10-16 14:22:12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
2001年以来我们加入WTO我们的技术、产品都和国际上的接轨越来越多,我们和产品也走向全球。我们从WTO还是得到了很多的好处,也使得我们的企业有竞争力,和本土的企业受到了很大的挑战。

第二,美国国会和企业之间,说白了就是利益之争,什么是政治呢?就是利益博弈的手段。利用政治手段,也是为了利益。也是为了保证本国的企业,也是保证本国的利益。思科也不是全球公司,是美国公司,利益之争大家也同意。

第三,站在没有的角度,它所做也没什么,就是维护本国的利益,如果你是美国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。但是作为被调查的公司,你无端的怀疑。比如你怀疑他偷了你的问题,那你调查他,他的书也不能出版等等,阻挠他。现直接怀疑你,让你证明自己是个好人,这是有问题的。

第四,如果我们都利用怀疑的手段来阻挠对方,容易打价格战,你的微软的芯片里面是不是有后门,还有思科等等,多的是,拿都调查,中国政府也有这个能力。这就成了贸易战,这个好象不可能发生,但是也不是不可能,朝鲜战争都能发生。

第五,倪老师讲的信息主权,可控。经济一体化,但是咱们还不是一个国家,我们都是联合国的公民,为什么还有美国政府,州政府,不同的国家就是不同的利益共同体。在这个角度来说,都是全球大同,所以我们国家是要开放,美国的开放力度比我们大,但是是有选择的,我们这30年来市场的开放太大了,我们洗发水都是潘婷,头发都掉的差不多了,我们展开调查,还有奶粉等等。但是我们现在觉得太开放了,开始造汽车,其实我们造的汽车也不差,结果李书福的汽车也不让上。你看吉利等,有的车都卖到国外去了,就是我们政府对我们的优质企业的保护不够。

第六,对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,我们也应该聪明一点,比如说如果我们认为facebook、twitter、google搜索等如果我们发现它威胁到我们的安全,我们当然可以封杀,可是我们有证据吗?我们也没有通过人大。这点我们和美国比是有一点弱。我们为什么不能拿出一个报告来,我们是用行政的,还是国务院的,谷歌不让就不让 用了,为什么不能用正当的,我党这方面确实要向美国国会来好好学习,有点不上路,现在是国内上的竞争,我们老百姓就算了。我这是总结不是我的观点。

第七,发生这个事,树欲静而风不止,老天下雨,娘要嫁人,这是事是好事,但是从政府这方面确实要改变一些我们的做法。我们这个行当也要把我们弄的好一些,就是法律和政府方面,我们本身都应该改变我们自己。作为NGO,关键是表明我们的社会责任。本学会是不怕承担责任的,我们初步商定就这个事先发一个声明,我们再做一些研究,也一个比较深入的报告,中英文的,这是我刚才听了大家总结的。

 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