尼葛洛庞帝完胜凯文凯利
2015-11-17 10:35:05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【编者按语】早在10年前,互联网诞生地的美国就有学者著书,“如何让互联网停下来?”;美国的社会组织还成为了一个“互联网减速日”(Slowdown)。日前,《互联网黑洞》、《互联网哲学》作者、中国互联网学创始人仲昭川先生,有感于美国互联网重要人物KK(凯文凯利)近期频繁访华的相关乐观言论,发表了自己的担忧。

价值中国网欢迎理性的争论,提倡“不争名,不争利,只争鸣”的媒体态度。以下为仲昭川先生的访谈记录:

互联网是现实社会的聚光镜,也是放大镜。

反复看镜子,不同于疯子、傻子、骗子的格局,“有权、有钱、有名”并不指三种人,只代表三件外衣。有一群人,可同时穿戴全部、或任选其一。

这群人所说所想,并无二致。他们都在同一个饭桌上。在杯觥交错中,他们掌握着这个世界的话语权,告诉我们应该吃什么、买什么、怎么活。

马克斯韦伯的三元论,已不足以描述如今的社会格局。数据和信息的流传、科技和资本的捆绑,已达成新局。

调用智商,我们知道在那个传说里,是牛顿启蒙了物理世界,而不是那个苹果。一切归结到人。

开启维商,谁又能断定不是一位高人,故意烧开了一把水壶,放在瓦特面前,才有了蒸汽机呢?生态中的引爆点,并不为我们所知。但平衡的重要性,不容忽视。

表面上,从炊烟社会、煤烟社会、硝烟社会、无烟社会,人类走过了农业时代、工业时代、产业时代、信息时代。

殊不知,这些时代都在当下,它们是并存的。各种烟,混合在一起,才成为雾霾。

所谓的无烟,只是互联网公司的状态。如果放大到全社会,就会使人们忽略身边的炊烟、煤烟和硝烟。科幻的催眠,掩盖不了绝望的唤醒。

生态中的各种烟,缺一不可。它们之间,无时无刻不在寻求一种平衡。

这,就是自然律。

那些热衷于在聚光灯下谈未来的人,十分专情地把听众从现实中拖出来,扔到半空。

有时候,这相当于把六岁儿童的脑袋拧下来,让他横跨二十年,去思考婚后的人生。

这种科幻的娱乐,也许能摆脱疲劳。除此之外,有何苦心?如果没有,又何须孜孜不倦、乐此不疲?

说到底,是要霸占话语权。未来我说了算,这不跟上帝一样吗?

当然,没人觉得这很滑稽。大众都关心未来,随便你怎么预测,听着都舒服。

是的,未来学家,可以断言今后,仔细听听,绝非空穴来风。基于现在展望未来、基于未来指导现在,必会引领前沿的直线发展,少走弯路、避免浪费。

只是,在科技的加速度下,社会不仅无法跟进,还会产生反作用,那是整个生态的自动报复。这是科技讲台上从未考虑、或故意抹杀的事情。

当我们不断被表格填写折磨、被广告推送骚扰时,就很容易觉察:谁在共享数据、谁愿意共享数据?仅仅是一部分商人。

Uber这样的数据云服务,受到人类各国的阻击,意味着传统社会正在本能地抗拒科技,而不再是普及。我为Uber欢呼,并不希望看到它的窘境。

科技圣人特斯拉的教训,刚刚过了不到一百年,又有人疯狂地为科技提速,并视之为正义光明之举。

无论何时,道德制高点太高,就成了邪恶。这种轮回,无人例外。

自然律,每每都在人类肆意妄为时发挥作用。再怎么快速发展,地球都无法变成一枚火箭。快的和好的,永远无法划上等号。

我们对互联网太乐观,不仅会损失这代青年先驱,过早地让他们变成新旧社会博弈的炮灰,还会伤害互联网本身。

可以肯定,像凯文凯利这样的人,已经沦落为职业巫师,他们拿着手里的话筒走遍世界,催生更多万劫不复的盲从和蠢动。

也许,他们希望把人类装入数据云团,一切浮在半空,然后等着某个喝醉的黑客来引爆这个世界。

当然,他们主观上没有这样的故意。但是,客观推断他们的企图,人类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和出路吗?

麦克风,也叫话筒,不是什么高科技。恰恰就是这东西,使得话语权被迅速集中,发达地区的智慧人类被迅速催眠。

此时此刻,像尼葛洛庞帝这样的布道者,也许还在非洲的村庄里陪孩子们游戏。

尼葛洛庞帝也是未来学家,全世界的几代网民,都看过他的《数字化生存》,他对未来的理性,比他的前瞻更宝贵。在科技和人文的均衡中,他规划了我们这些年的正常生活。

中国的观众,只看过他两次电视访谈。

第一次,是九七年我在《Internet改变世界》里问到他的展望。他说:如果纽约的父母看到孩子们跟巴黎的小朋友打长途电话,会很生气。当发现他们是在网上免费交流,会很开心。今后的孩子们,会通过互联网来学习和工作,这才是最令人兴奋的。

第二次,是去年在中央电视台《互联网时代》片中。他说:我们把几台平板电脑留在非洲一个村子,那里的人不知什么叫电脑,我们只教给孩子们开机和关机。不久,我们回到村子,发现孩子们都自己学会了使用。这就是智能化给世界带来的简单和方便。

时隔这么多年,尼葛洛庞帝还没停止对第三世界的互联网普及、还没改变对儿童的关注。普及科技、祝福儿童,是他的未来观。

他并没有强行为主流社会指引科技方向。这是一种自知之明。他清楚,自己不是政治家,更不是外星使者。

可是,凯文凯利心里清楚吗?很难说。

有些时候,我们是先催眠自己,才去唤醒大众。

巫师的表演,往往自己也深信不疑,甚至,真的说了实情。的确,我相信,很多科幻都会实现。可是提前把这些说的那么逼真、那么近在眼前,又是何苦呢?

如果巫师们对得起听众们赋予的智慧光环,应该再举起一盏明灯,照亮多一些可选路径,而不是把人类驱入那仅有的一条快行线。

一如既往地,我认真看了凯文凯利最近在华为公司的演讲,还是老生常谈,只是语调更加激昂、更加热衷预测。是谁给了他预测的特权?不是巫术界,是那些无脑的掌声。

我们很不幸地看到,今天的青年放弃了传统智慧,终于学会了用百分比数据说话。

我们更痛苦地看到:凯文凯利最近那些诸如“数据爆炸的年增加率是66%、2020年50%的应用都是云计算” 等等,两三年前已被楼下那些快递员信口开河过很多次。

大家都在街边学舌,愚蠢的观念才会传遍世界。二十年前为人类创作《失控》的那个人,已不见踪影。

在这个时代,要把话语权递给孩子们,是他们在决定未来。

回想我们的祖辈或父辈,智慧的关怀,是提醒危机和陷阱。只有邻居的坏人,才会不断地告诉我们外界的精彩,怂恿我们离家出走。

要知道,凯文凯利那些“数据、带宽、智能”等所谓的前景描绘,激起的都是血脉崩裂的欲望啊。真不知道,这些坏人将唤起一场怎样的战争。

人类永远不能忘记我们只是人类,需要吃饭睡觉、拉屎撒尿,需要正常地性交。

我们在这个星球上的终极使命,仅仅是相安无事、繁衍生息。

自然律不止一次地告诉我们:这个世界,是为平凡人设计的。

凯文凯利先生,作为您一位笃实的多年粉丝,我无意冒犯,只是善意地提醒:您该吃降压药了。为了我们共同的未来。

庆幸的是,能被蛊惑的,只是小部分追逐潮流的狂躁者,一群不舍得仰望星空的人。

不知何时、不知何故,“仰望星空”已经有了贬义。此时此刻,可能真的不需要仰望星空,而是倒立着看世界。

也许只有倒立,才能看清欲望世界的本来面目。

互联网同时具备科技的、人文的、自然的三种属性,但重点不在科技。

人类之车在科技和资本的双引擎下飞进。且不说方向和目标,不良路况的刹车是什么?期待传统社会的固步自封吗?不。那是麻木,不是平衡。

全社会那些有权的、有钱的、有名的人,也都在车上,也要一起寻找刹车。否则这车没法上路。

强者的专利,是在博弈中代表正义。如今的正义,是生态平衡,是油门和刹车的完整配置。要找到刹车。

至少,刹车是人文。它的变化是多元的、缓慢的、不放弃传统的。

最终,刹车是自然律。任何时候,物极必反。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