尼葛洛庞帝之《数字化生存》精彩观点
2015-11-17 10:39:17
  • 0
  • 1
  • 1

1996年,编辑读到那时非常畅销的《数字化生存》,同年,张朝阳博士在美国依托该书作者、MIT媒体实验室主任尼葛洛庞帝先生和美国风险投资专家爱德华·罗伯特先生的风险投资支持创办搜狐公司。

  以下是《数字化生存》的一书的内容简介及编辑总结的精彩观点:

  内容简介

  尼葛洛庞帝(Negroponte)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及媒体实验室的创办人,同时也是《连线》杂志的专栏作家。西方媒体推崇他为电脑和传播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大师之一, 1996年7月被《时代》周刊列为当代最重要的未来学家之一。

  本书描绘了数字科技为我们的生活、工作、教育和娱乐带来的各种冲击和其中值得深思的问题,是跨入数字化新世界的最佳指南。英文版曾高居《纽约时报》畅销书排行榜。

  “信息的DNA”正在迅速取代原子而成为人类生活中的基本交换物。尼葛洛庞帝向我们展示出这一变化的巨大影响。电视机与计算机屏幕的差别变得只是大小不同而已。从前所说的“大众”传媒正演变成个人化的双向交流。信息不再被“推给”消费者,相反,人们或他们的数字勤务员将把他们所需要的信息“拿过来”并参与到创造它们的活动中。

  信息技术的革命将把受制于键盘和显示器的计算机解放出来,使之成为我们能够与之交谈,与之一道旅行,能够抚摸甚至能够穿戴的对象。这些发展将变革我们的学习方式、工作方式、娱乐方式—一句话,我们的生活方式。

  犀利的见解使尼葛洛庞帝成为wried杂志最受欢迎的专栏作家。《数字化生存》一书充满这种洞见,是我们每个人的必读之书。

  精彩观点

  一:由于数字化的缘故,全新的节目内容会大量出现,新的竞争者和新的经济模式也会浮出海面,并且有可能催生出提供信息和娱乐的家庭工业。

  当所有的媒体都数字化以后,由于比特毕竟还是比特,我们会观察到两个基本的然而却是立即可见的结果。

  智慧存在于接收者这端,而传输者一视同仁,把所有的比特传送给所有的人。

  二:与其把1000个电视节目传送给每个人,还不如在:灿的实时瞬间,把某个节目传送给某个人。这将彻底改变我们对广播电视媒体的看法。传播比特的速度和人类消费比特的速度,将变得毫不相干。

  三:看电视的时候,你会抱怨影像的分辨率、屏幕的形状或是活动画面的质量吗?大概不会吧。如果你有什么抱怨,一定是对节目不满意。或是抱怨像布鲁斯.斯普林斯汀所说的:“空有57个频道,却毫无内容”。然而,几乎所有关于电视升级换代的研究,都把目标瞄准影像显示的精致化,而不是节目的艺术性。媒介再革命高清晰度电视是个笑话

  就目前的水准而言,所谓的高清晰度电视是个笑话。数字电视才代表未来。电脑将会卷土重来,取得最后的胜利。电脑即电视

  四:大一统的大众传媒帝国正逐步瓦解,分割为许许多多的家庭工业。随着我们开始上网,并传输越来越多的比特和越来越少的原子,拥有印刷厂将不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。甚至在世界各地都派有常驻记者也不再那么重要,因为才华横溢的自由撰稿人已经发现,通过电子网络,他们可以直达你家。著作权法(copyright1aw)已经完全过时了。它是谷登堡时代的产物。由于目前的著作权保护完全是个被动的过程,因此或许我们在修正著作权法之前,得先把它完全颠覆。当比特就是比特的时候,我们会碰到一堆新问题,而不只是盗版这种老问题。

  媒介不再是讯息。

  五:往长远看,多媒体将主要是一种网络现象。不过,尽管上网和自己拥有光盘只读存储器有经济模式上的不同,但通过宽带传输,两者的功能却不分轩轾。

  六:信息业会变得更像服饰业。全球的信息公路都是它广大的市场,顾客则是大众和他们的电脑代理人。这个数字市场真的存在吗?答案是肯定的,但这个市场只有当我们改进了人和电脑之间的界面,使得人与电脑的对话就像人与人之间的谈话一样容易时,才会真正出现。界面应该设计得像人一样,而不是像仪表板一样

  七: 我们今天的着眼点完全放在如何使电脑更容易为人使用上。也许现在是问这样一个问题的时候了:怎样才能使电脑更容易与人相处?打个比方,假如你不知道谈话对象究竟在不在场,你怎么和他们讨论事情呢?你看不见他们,不知道他们共有多少人。他们面带笑容吗?他们到底有没有集中注意力听你讲话呢?我们充满渴望地谈论人机互动和对话系统,然而我们却存心把参与对话的一方留在黑暗中。

  现在是该让电脑看得见、也听得见的时候了。

  八:我们的界面却将会出现形形色色的种类。由于大家各有不同的信息偏好、娱乐习惯和社会行为,你的界面会有别与我的界面。大家在巨大的数字生活调色板上,各取所需。

  九:在后信息时代中,大众传播的受众往往只是单独一人。所有商品都可以订购,信息变得极端个人化。

  十: 无论在字面上还是实际运作上,推动变革的都将是互联网络。互联网络之所以吸引人,不只是因为它是一个遍及全球的大众网络,而且也是因为它是在没有设计师负责规划的情况下,自然演变而成的,就好像乌合之众般形成了今天的面貌。没有人发号施令,但是到目前为止,它所有的部分都日渐进步,令人叹赏。

  十一:今天的孩子有机会在互联网络上做一个街头顽童。在网络上,“孩子们能够听到彼此的声音但却看不到对方”。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在网络上,读和写两项技能大有好处。孩子们靠读和写来沟通,而不只是完成一些抽象的和模拟的游戏。不要把我所提倡的东西曲解为反对发展智力或蔑视抽象推理,恰好相反,互联网络给人们提供了探索知识和意义的新媒介。互联网络也将变成一个人类交流知识与互助的网络。

  十二:今天,媒体实验室已经成为主流,而互联网络上的冲阶浪手则成了在街头游荡的疯孩子。数字一族的行动已经超越了多媒体,正逐渐创造出上种真正的生活方式,而不仅仅是知识分子的故作姿态,这些网上好手结缘于电脑空间。他们自称为比特族或电脑族,他们的社交圈于是整个地球。今天,他们才代表了落选者沙龙,但他们聚会的地方不是巴黎的咖啡厅,也不是位于坎布里奇的贝律幸铭建筑。他们的沙龙是在“网”上的某个地方。

  这就是数字化生存。
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